相关文章

黑车专车冲击合肥出租车市场 出租车营运证1年跌60万

来源网址:http://www.hfhqjy.com/

  “我们已经被网络专车逼得快没饭吃了,现在外地出租车还来抢生意。”最近,合肥出租车司机频频爆发与外地在肥营运的出租车司机的冲突。其实异地营运 只是一个导火索,折射出出租车驾驶员的生存困境。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黑车、专车的夹击下,合肥出租车驾驶员每月收入锐减2000多元,去年一张出租车运营 证能卖到100多万,如今六七十万也无人问津。

  专车、快车、顺风车相继上线蚕食出租车市场

  曾经,滴滴和快的只有“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两个产品,成了合肥不少出租车司机的利器:可以选择乘客、路线,还能享受补贴。甚至有合肥的哥通过打车软件1月多赚上万元,可好景不长。

  7月29日傍晚,从蜀山区一餐厅吃饭后准备回家的孙小姐,正值下班打车高峰,孙小姐打开手机选择了“滴滴打车”软件中的“专车”服务,3分钟后一辆别克私家车来到餐厅门口,很快便把孙小姐送回了家,本来15元的打车费,专车收费近30元。不过孙小姐觉得挺值。

  去年底,“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相继在合肥推出了“专车”服务,以优质的服务和中高档的车型,立即聚集了许多顾客;2015年5月,“一号快 车”、“滴滴快车”又在合肥悄然兴起,比出租车还便宜的价格,让许多市民有了更划算的选择;2015年6月,滴滴“顺风车”在合肥正式上线,通过手机发布 自己的出行目的地,相同路线的私家车主同意拼车,自己只需要为此付出适量的拼车费用。

  “不管从经济角度考虑,还是舒服享受角度,大家都没有必要选择出租车。”孙小姐说。

  外地车来肥营运司机爆冲突

  周寅生是合肥国泰出租车公司的驾驶员,7月24日晚9点周寅生看到有乘客招手乘车,正准备去接客时,一辆庐江出租车突然上前把乘客接走。周师傅上前 拦住了庐江车说:“你庐江车不能在合肥营运。”庐江的哥便把乘客让给了周师傅。但事情并没这么结束,庐江司机一直开车跟着周师傅。

  周师傅带客到安大南门下车,将车停靠在路边后,“他加大油门直接撞向我的车,不到两分钟突然窜出几个人打我。”周师傅说,打自己的人都是庐江出租车司机。周师傅立即拨打了110。

  合肥的哥与庐江的哥的矛盾已不是第一次。记者了解到,最近不少庐江、巢湖等地出租车在合肥辖区内长期从事异地营运。合肥起步价8元,庐江等地只有4 或6元,在合肥开出租车比在庐江、巢湖多赚不少。“大家心里都憋着气,本来生意都不好了,外地车还明目张胆的在合肥抢生意。”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的哥每月少挣2000多 出租车营运证1年跌60万

  “庐江在合肥营运的出租车毕竟有限,对我们生活影响最大的还是黑车、网络专车。”合肥一出租车公司的刘师傅说,合肥出租车份子钱一种是按天交,白班 150~160元一天,夜班100~110元一天;另一种是按年承包,每月交6000元左右。“以前我们很辛苦的跑,每月收入五六千,现在即使不休息,每 月也少赚2000多元。”刘师傅无奈的说,合肥出租车驾驶员仿佛是群“弃儿”,运管部门对黑车、专车整治不力,出租车公司每月按时收钱,对司机们也不管不 问。

  最近同样因为出租车烦恼的还有合肥的谢女士。谢女士家一辆崭新的赛拉图出租车只行驶了几百公里,就在家“失业”了。“雇不到司机开,没想到现在找个证照齐全的司机这么难。”谢女士说。

  “开出租车辛苦又赚不到钱,不如开专车、黑车。”刘师傅说,2014年初合肥新亚出租车公司一张营运证最高卖到130万,现在60万~70万都没人买,“没想到出租车行业衰落的这么快,不少司机都辞职了”。

  运管处:网络专车是黑车 正开展异地营运专项整治

  对于网络专车、快车等,合肥市运管部门早已定性:非法营运,是“黑车”。所谓的“专车”仅是通过应用软件建立了乘客与车主之间的联系,该车从法律层 面上不具备营运资质,实际上从事的是为乘客提供道路运输服务并收取相应费用的营运活动,应属于非法营运行为,如查获,将依法处理。

  因为外地车横行,今年6月16日,合肥市运管处在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医院、大型商业场等地开展出租车异地经营整治活动。截至7月20日,市运管处共查处异地营运行为77起,一经发现按照上限3000元处罚。

然而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对出租车影响最大的网络专车,依然在合肥大街小巷揽客。这到底是谁的责任?滴滴、快的破坏规则?运管部门查处不力?刘师傅也说不清楚,“总之我们驾驶员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