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合肥拟逆势调高出租车运价 不看油价看天然气价

来源网址:http://www.hfhqjy.com/

“将临时性的燃料附加费理顺到起步价,我没有异议,只是油价继续下行,价格上也要有所反映。”6月8日,安徽省合肥市举行出租车运价调整听证会,参与者就起步价、等时费、空贴费、公里运价全线调高提出建议。

而就在听证会同一天,国家发改委宣布汽柴油价格下调。而合肥市民却要为预期燃气上涨和交通堵塞“买单”,引发了听证会代表和社会各界的热议。

合肥市物价局表示,将综合采证各方意见,预计15日之内推出最终方案。

“折中两套方案算,平均一个月我要多付160元。”家住经开区的小王告诉记者,每天早晨打车去单位,车程约13公里,上班途中有7个红灯,光等时费这块,自己一个月要多付80元。“现在油价不是跌了吗,为何还要涨价?”小王提出自己的质疑。

合肥市物价局给出的解释是,因为车用天然气价格有上调的预期。在油价不继续走高的情况下,车用天然气价格可能从3.58元上调至5.4元/立方米,对出租车经营成本影响较大。

这就意味着市民将为预期的天然气调价先期买单,而方案中建立的天然气联动机制在天然气涨价后还将对出租车运价作出上调。

回顾合肥市出租车运价,从2005年起,开始频繁调整,每次调整均会提到一个关键因素——油价上涨。

此次价格上调依据让“非业内”琢磨不透:就在听证会当天,国家发改委宣布本年度第二次调低油价,而合肥却在燃油成本下降到三年前的标准时,拟调高出租车运价。此举着实令人费解。

调价难解打车难

有数据指出,判断一个城市打车是否困难,可看当地出租车空驶率。一般情况下,当出租车空驶率小于35%,则居民“打的难”问题显现。目前合肥市出租车空驶率已低于28%。

合肥市物价局此前表示,此次调高出租车运价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缓解城区“打的难”的问题。随着城市各类车辆的激增,道路拥堵状况也在加剧。不少出租车驾驶员出于经济性考虑,在交通高峰期间选择在主城区外运营,甚至会放弃营运,导致高峰期和城区内特殊路段“打的难”的矛盾进一步加剧。

怎么办?合肥打算调高等时费。这也成为此次听证会争议的焦点。“等时费提高了,一部分消费者处于经济考虑,会选择公交出行,这样可以在部分程度上缓解打车难现象。”合肥市交通运输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陈剑波认为。但他同时也坦言,“单纯的通过运价调整,从根本上解决不了打车难的问题。”

恐助推黑车载客

“越是打车难,出租车越不愿去市区,形成恶性循环。黑头车司机一看有市场了,跑得更欢,出租车价格上调,黑头车价格也就上来了。”消费者代表许飞在听证会上说道。

如今,合肥出租车面临涨价,会不会助推黑车载客更加猖獗已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

“我的很多同行现在都去开黑租车了,因为利润太大了。”从事出租车营运多年的李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自己每天行驶10个小时,营业额平均在350元至360元左右,除去成本90元,还要上缴150元“份子钱”,这让利润大大缩水。

而黑租车“上路”很简单,只需考个驾驶执照,再买辆小排量车,不用背负“份子钱”,光这笔费用每月可节约4000至6000元。此外,黑车还可以一车多带、多拉快跑,大大增加了盈利空间。

据了解,自合肥去年9月开展打击取缔非法营运专项行动以来,截至去年底,共查处827辆非法营运车辆,全年共查扣1729辆非法营运车辆,超过了过去几年总和,凸显出黑车越查越多的窘境。

公交缺口是病灶

目前合肥每天出行人次在750万左右,出租车日运力则达到了65万人次,万人拥有量为25.4台,出租车实载率很高,本应与公交消费人群结构不同的出租车被市民冠上了“小公交”的称号。而公交日运力为180万人次,公交出行分担率不到25%。

“合肥打车难问题之所以凸显,关键原因之一在于公共交通建设不完善,公交出行分担率无法满足一个城市的发展需要。”安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胡从发认为。

据了解,合肥目前拥有公交车在3060辆左右。按照惯例计算,合肥每万人拥有公交车数量仅在10辆左右。随着中心城区人口的不断增加,公共交通系统将要面对更大的考验。

“城市化进程在加快,公共基础交通建设也成为一个不可以回避的课题。从目前来看,很多城市的公共交通建设还有着较大的提升空间。”胡从发说。

油价连续两次下调:

车用天然气价: